<ins id="bhtmw"></ins>
<i id="bhtmw"></i>

      <u id="bhtmw"><li id="bhtmw"><optgroup id="bhtmw"></optgroup></li></u>
    1. <blockquote id="bhtmw"><s id="bhtmw"><noscript id="bhtmw"></noscript></s></blockquote>

    2. 滬一高校呼吁“無手機自習” 有人點贊有人無安全感
      2016/04/05 16:15來源:新民網

        圖說:在上海外國語大學松江校區圖書館內,學生在自習室門口貼出了“滾蛋吧手機君”的海報。青年報記者施培琦攝

        點贊連續兩天兩百余學生遠離手機兩小時“學習沒干擾,挺好”

        質疑玩手機的習慣靠一個活動改得了?萬一有急事怎么辦呢?

        ●“現在手機已經粘住了我們大學生。手機在旁邊,真的無心學習。活動只辦兩天,我們也看到了這個活動在人力、物力和時間上的局限性,所以在活動宣傳和反饋上下了很大的工夫,目的就在于真正使同學們記住這個活動,能夠真正擺脫手機的束縛。兩天的活動肯定不能達到所謂立竿見影的效果,習慣的養成是需要時間積淀的。”

        ●“沒手機挺好,學習不會受到干擾。平時一拿手機就停不下來。第一次完整學了兩個小時。單詞終于背完了。”

        ●“萬一家人有緊急情況聯系我,手機不在手邊可怎么辦?再說,學習途中需要放松,玩玩手機就挺好。不拿手機沒有安全感。萬一看管時丟掉了,誰負責?”

        【新民網訊】“與手機暫別兩個小時,你敢來嗎?”近日上海外國語大學松江校區圖書館內,學生自發組織了連續兩天的“滾蛋吧手機君”活動,號召所有進圖書館自習室的同學“交出”手機,潛心學習。兩天試行下來,有同學為這個活動點贊,也有同學表示對只持續短短兩天的活動能否改變學生習慣存在懷疑,直言“不拿手機就沒有安全感”。

        圖書館現場兩百學生參與遠離手機兩小時

        3月30日、31日晚上7:00-9:00,上海外國語大學松江校區圖書館大廳里多了一樣玩意兒——108個用來裝手機的深藍色小布袋,每個布袋口上都貼了標有號碼的小紙條。3月30日,青年報記者在現場看到,前來自習的學生在進入圖書館后,先要“乖乖地”掏出自己的手機、登記,交給現場工作人員看管。然后,在“無手機”的狀態下走入自習室學習。

        青年報記者看到,前來自習的學生先要在特制的卡上填寫好自己的姓名、專業、手機號等個人信息,然后便可將手機放到自習室外的袋中,交由工作人員看管兩小時。自習結束后,憑卡對號取回手機。整個過程,都會有圖書館保安在一旁監管。

        自愿交出手機的上外大二趙同學表示:“沒手機挺好,學習不會受到干擾。”小趙說平日帶手機自習時,翻書翻累了,就習慣性地看看手機。從刷朋友圈、逛淘寶,到看韓劇、聊天,“一不小心,半個小時就過去了。不知不覺,一拿手機就停不下來。原先安排好的要預習的功課或者要做的作業,也只完成了一小半,只能拖到很晚或第二天再做。”了解到“無手機自習室”活動的她,第一時間便想試一下。參加玩活動后,她興奮地向青年報記者表示:“今天,我第一次完完整整學了兩個小時。因為,我計劃中的英文單詞終于背完了。”

        據悉,這次活動由上外學生會學生聯合會的六名在校學生共同舉辦,屬于2016年“學生服務月”的活動之一。“無手機自習室”的活動共吸引了兩百余名學生參與。連續參加兩天的同學還有機會免費抽取圖書館玩偶。

        活動策劃人希望大家今后能擺脫手機束縛

        “我發覺,現在手機已經粘住了我們大學生。手機在旁邊,有時真的無心學習。”大二國際關系專業在讀的鄭樂天同學是此次活動的組織策劃人。他每當復習期中、期末考試時,總因為玩手機,復習時間大打折扣。在圖書館自習室放眼一望,小鄭發現和自己一樣盯著手機看的學生不在少數。“手機一拿,一下午就過了。”小鄭曾下載了不少如Forest的手機“監督軟件”,卻收效甚微。

        想改變現狀的小鄭介紹:“去年年底,看到石河子大學有無手機教室,強制讓學生上課不帶手機。那在圖書館自習室里,應該也可以舉行類似的活動。”恰巧在學生會籌劃“學生服務月”的鄭樂天和“小伙伴”一同籌劃了起來。

        做海報、找同學錄制宣傳視頻、發布“滾蛋吧手機君”微信推送,團隊成員用了一個多月時間宣傳活動。

        “活動只辦兩天,我們也看到了這個活動在人力物力時間的局限性,所以在活動宣傳和反饋上下了很大的工夫,目的就在于真正使同學們記住這個活動,能夠真正擺脫手機的束縛。”小鄭說圖書館、教學樓張貼了不少醒目的活動海報。相關推送鏈接閱讀量達到了2500余次,相當于半數在校本科生的數量。“項目組織的人手有限,不可能強制同學必須斷絕手機。其實活動是一種引導,希望學生能自覺地參與活動,去自習。”鄭樂天如是介紹道。

        疑問1

        將手機交給他人是否安全?

        據青年報記者現場觀察,此次參與活動的學生中,約四成使用價格不菲的蘋果手機。加之,參與學生各自去自習室后無法直接看著自己手機。萬一丟失了可怎么辦?

        對此,主辦同學表示,此次不僅有學校保安在一旁“駐守把關”,六名成員還各找了一位可靠的學生志愿者協助看管。此次兩天的活動結束后,并無手機丟失,也沒有學生拿錯手機。鄭樂天介紹:“事先我們早有預案,假如手機丟失,我們六位學生會自掏腰包賠償。所以這次活動中,大家都盡全力看護同學們的手機,最終來看,效果還是很好的。”

        疑問2

        活動中108個布袋子是否夠用?

        由于沒有事先報名環節,活動開始前主辦同學坦言:“不知多少學生會參加。”參與學生此次在在電商平臺上花費近50元購買了108個布袋,另準備了收納盒準備放額外的手機。

        那么,這108只口袋到底有沒有裝滿呢?對于青年報記者的問題,鄭樂天表示,從實際來看,那兩天的參與人數較為平均,均為100多人。“也就是說,那108只口袋沒有裝滿。”鄭樂天介紹,每晚7點開始,志愿者們就陸續向進圖書館的同學收手機。為保證參與學生達到兩小時的學習時間,晚上7點半后便不允許新同學加入。小組成員在圖書館晚9點半關門前,一一對號還給學生手機。若同學遲遲未拿手機,成員將按照預留信息卡上的姓名、院系歸還手機。

        那么,未來尤其是考試周會不會考慮繼續搞類似活動?對此,鄭樂天表示,考試周圖書館自習室人會更多,若在考試周推行“無手機自習室”,將會加增更多手機袋。不過,由于活動剛結束不久,下一次活動定在什么時候,是否放在考試周、是否延長收手機時間,均是未知數。主辦的學生希望學校圖書館承擔起這項工作,出資購買類似的裝置。

        [記者調查]

        “無手機自習”活動真能改變學生習慣嗎?

        有同學點贊也有同學質疑

        如果圖書館將來禁止攜帶手機,你會贊同嗎?在上外讀書的大四學生李同學經常選擇到學校自習室里復習。用她的話說,使用手機加速了時間的流逝。“我曾嘗試把手機放在寢室,不帶出來。學習的效率一下子高了不少。”

        今年大三傳媒學院的陳同學卻表示,不想參加這個活動,自己也絕對不會“交出手機”。“萬一家人有緊急情況聯系我,手機不在手邊可怎么辦?再說,學習途中需要放松,玩玩手機就挺好。”在小陳看來,“不拿手機沒有安全感。萬一看管時丟掉了,誰負責?”大四日語系張同學認為學習靠的是自覺,不是一個“無手機自習室”可以解決的。

        還有同學質疑:無手機自習室只進行兩天,學生玩手機的習慣改得了嗎?對此,鄭樂天坦言:“兩天的活動肯定不能達到所謂立竿見影的效果,習慣的養成是需要時間積淀的。”

        不過樂觀的小鄭解釋,小組成員目的一是給學生提供切實的服務,二就是在于利用這兩天的時間讓同學們知道,不使用手機也可以很好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希望同學們在未來的某一天刷手機浪費時間的時候能夠想起這個活動,形成一種植入性的記憶。”小鄭表示今后該項目將固定時段推出,希望更多在校學生可以發現手機的負面影響,養成好的學習習慣。據青年報

      <

       本文導航

      本文系轉載,不代表廈門網的觀點。廈門網對其文字、圖片與其他內容的真實性、及時性、完整性和準確性以及其權利屬性均不作任何保證和承諾,請讀者和相關方自行核實。

      責任編輯:李伊琳,賴旭華
      相關新聞
      BigBoobBett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