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ource id="dg2oi"></source>
    2. <b id="dg2oi"></b>

    3. <u id="dg2oi"></u>
    4. <wbr id="dg2oi"><table id="dg2oi"></table></wbr>
    5. 2015年12月22日 報社郵箱廈門網首頁
      從東南海邊到西北戈壁灘 穿過大半個中國來戍邊
      2019-10-05 09:51來源:華西都市報

        福建95后“酒窩哥”:

        從東南海邊到西北戈壁灘穿過大半個中國來戍邊

        9月16日,新疆伊吾縣,下馬崖邊境派出所。

        太陽當頭,蔡振鍇和同事帶上裝備,向48公里外的邊境線出發了。這是他的日常工作之一——巡邏中蒙邊境線。

        作為一名邊境警察,蔡振鍇說話口音、飲食習慣,感覺上與本地人沒有多大區別。但很少有人知道,這個笑起來有兩個酒窩的小伙,卻是出生在東南大海邊,穿越了大半個中國來到西北戈壁護邊。他曾因不習慣面食,晚上餓得睡不著;他的女友,也因天南地北相距太遠,黯然與他分手……

        出生于1997年的蔡振鍇,其福建寧德老家與下馬崖邊境派出所,相距3800公里。而下馬崖邊境派出所管轄的中蒙邊境線,有87.3公里。

        這是蔡振鍇生命中最重要的“兩條時空線”,一頭連著家,一頭連著國。

        入警已十個月的蔡振鍇,對未來,很是堅定。他說,沒有辦法改變環境,就去適應環境。畢竟,人的適應能力是很強的。

        下馬崖邊境派出所巡邏方式有兩種所巡邏方式有兩種,,一種車巡種車巡,,一種步巡一種步巡。

        從調皮蛋到“神槍手”

        蔡振鍇時常會夢到某個夏天。他和小伙伴,脫得精光,一個猛子扎進海里,像一條魚或者一葉海藻,在水里肆無忌憚地歡鬧……

        那是他記憶中最美的家鄉福建寧德,在東海邊上,距離新疆伊吾縣下馬崖鄉3800公里。蔡振鍇父母是生意人,因為家境優越,他小時候極為調皮搗蛋,成天上竄下跳,不是去海邊游泳,就是逃課抓魚。

        13歲這年,父母認為,兒子將來從文可能性小,于是把他送進了體校,進行變相約束。

        出乎父母所料,在體校,蔡振鍇的運動天賦被完全激發了出來。學習運動手槍射擊僅4個月,蔡振鍇便“命中”了寧德市運動會13歲組冠軍,并引起了福建省體工隊射擊教練的注意。不久,蔡振鍇被招入省體工隊。隨后5年,蔡振鍇26次站在50米口徑10米氣手槍領獎臺,先后獲得了福建省運會亞軍,省青運會小組賽冠軍。

        “從小,我就有當兵的夢想,加上看了很多軍旅題材的電視劇,對特種兵特別崇拜。”或不滿足于只在競技場摘金奪銀,蔡振鍇渴望參軍的念頭日漸強烈起來。

        2015年,蔡振鍇不顧教練反對,毅然選擇中斷運動員生涯,報名參軍。次年,他如愿穿上軍裝,來到福州某邊防支隊服役。在部隊,蔡振鍇熟悉了各種國內外槍械,也練得一身“玩槍”的本事,比如23秒內蒙眼組裝槍支。加之,每次射擊比賽總是名列前茅,蔡振鍇便被戰友冠上了“神槍手”的名號。

        “酒窩哥”蔡振鍇。

        從軍人到邊境警察

        2018年12月底,得知新疆哈密邊境管理支隊正在招邊境警察,蔡振鍇主動報名。就這樣,脫下軍裝,穿上警服,蔡振鍇穿過大半個中國,來到中蒙邊境線,成為一名戈壁灘上邊境警察。

        從東南大海邊來到西北邊疆線,蔡振鍇起初是很興奮的。

        “剛到烏魯木齊那天晚上,是2018年12月末,正好下了很大的雪。”透過飛機舷窗,看到漫天飛舞的雪花,以及滿地積雪,蔡振鍇很激動,趕緊拿起電話跟家人打過去,“終于看到雪了。”誰知剛走出機場,就被西北的寒冷來了個下馬威,“保暖內衣穿了兩件,棉衣棉褲羽絨服裹一身,還覺得冷。”

        經過一個月適應性訓練,今年2月初,蔡振鍇被分到下馬崖邊境派出所。這個派出所,有著55年光榮歷史,數十次獲得表彰。所長巴哈德爾和教導員王磊,以及另外15位同事,都是80后。

        而下馬崖鄉的條件也是相當具體:全鄉4870平方公里,戶籍居民800多人,常駐人口僅600多人。下馬崖鄉政府所在場鎮,僅有兩家小飯館,七八家商店,沒有一家賓館,沒有一家茶樓或飲品店。

        換句話說,不只氣候,生活上的千差萬別,一掃蔡振鍇初來乍到的興奮,反之讓他有點傻眼。

        護邊摩托車巡邏隊。

        巡邊,最是危險沙塵暴

        但進入新崗位,就要立即適應新角色。

        所長巴哈德爾安排蔡振鍇先跟一名老警長學習,如何走家串戶和聯系企業。直到今年5月,蔡振鍇才算第一次踏上邊境巡邏的征程。那是一次下馬崖邊境派出所與邊防某部的聯合巡邏。

        下馬崖鄉與蒙古國的邊境線有87.3公里,全部位于戈壁灘中。巡邏方式有兩種,一種車巡,一種步巡。

        5月,戈壁灘氣溫已是30多攝氏度。烈日“砸”在臉上,火辣辣的。蔡振鍇和同事們負重20余斤,徒步行進在戈壁灘上,水壺里的水,很快就見了底。“最難的是走路,踩在松軟的沙礫上,往前走一步,腳后跟用力,又會后退小半步。”

        一個小時下來,警服被汗水浸透,鞋里灌滿了沙子。但更大的困難,蔡振鍇還沒有遇到。

        同事阿地里江·買買提和司坎旦爾,在這里工作已經好多年。“每年3月到6月,戈壁灘上就開始刮大風,每天都有幾場沙塵暴。”阿地里江·買買提介紹,沙塵暴才是最危險的。“遮天蔽日,不熟悉地形的人,一定會迷路。迷路就危險了。邊境線上,大多數地方沒有手機信號,方圓幾十上百公里,沒有水源,也沒有食物。”

        阿地里江·買買提回憶,有一次巡邏車爆胎,當天又陰差陽錯帶錯了修理工具。幾個人只好貼著邊境鐵絲網,徒步走了5個小時,才找到一點微弱信號,跟派出所聯系上。“一年下來,我們起碼要遇到80場沙塵暴,整個春末夏初,都在跟沙塵暴做斗爭。”

        戍邊,難逃“愛情沙塵暴”

        蔡振鍇還沒有親歷過沙塵暴,但他的“愛情沙塵暴”卻已經來了。

        今年5月的一天,女友發來信息,說考慮了很久,覺得他倆不合適。理由很簡單:3800公里太遠,一年只能見一兩次面,她受不了這樣的生活。

        蔡振鍇沒有說什么,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他只是回復了一句:“我尊重你的選擇。”

        愛情沒了,生活和工作還要繼續,蔡振鍇只能自我調整。

        下馬崖邊境派出所的邊境巡邏任務,每周三次。10個月過去,蔡振鍇早已熟悉了巡邏的要點——檢查邊境鐵絲網是否有破壞,水源地和一些關鍵區域,是否藏匿有違法偷渡分子等。

        蔡振鍇說,現在巡邏工作算是“得心應手”,但人情世故還要“錘煉”。蔡振鍇說,當地老鄉非常純樸,只要見過一面,下次遇見,對方就會主動打招呼。到居民家中去,總會遇上挽留吃飯的事情。“不吃吧,怕他們不高興。吃吧,所里又有嚴格要求。所以我們去居民家,盡量選在飯點前離開。”

        閑暇時,蔡振鍇就看看書、健健身,或者坐在派出所院子里看日落。

        “戈壁灘日落非常美。”蔡振鍇說,10個月過去,他已經習慣了吃馕餅、面條和羊肉抓飯。“羊肉抓飯真是好吃,羊肉沒有膻味,除了有點肥。”

        想家了,蔡振鍇會和父母視頻。最讓他受不了的是,有一次,父親竟拿著一只大閘蟹,饞他。

        對于未來,蔡振鍇很堅定。

        他說,沒有辦法改變環境,就去適應環境。畢竟,人的適應能力是很強的。

      展開閱讀全文

      責任編輯:李伊琳,賴旭華

      相關新聞
      BigBoobBettys